上海曝光“代理退保”大案:内鬼协助、团伙成员多达67人、涉案超
发布日期:2021-11-06 16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12日上午,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,通报一起内外勾结的特大“代理退保”职务侵占案,破获以李某、刘某、徐某三人为首的专业犯罪团伙,抓获犯罪嫌疑人67名。警方初步查明该犯罪团伙侵占企业佣金、奖励津贴6000余万元。

  据通报,上述犯罪嫌疑人利用保险公司“新人激励”“信息管理”等机制漏洞,冒充保险业务员诱导客户退保后重新投保,并将新保单挂单至销售团队“新人”名下,以此骗取侵占公司巨额“新人”奖励金等额外补贴。

  “代理退保”这一黑色产业链屡禁不绝。一些个人或组织对外声称可以“全额退保退息”,怂恿、诱导消费者恶意投诉保险公司并要求退保,从中谋取利益。

  监管部门目前对此展开严厉打击。7月13日,银保监会发布了《关于银行业保险业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首次将“误导或怂恿保险客户非正常退保”纳入“扫黑除恶”范围。

  8月13日,一名平安人寿陕西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,消费者“代理退保”面临多重风险。代理退保组织会收取消费者押金,一旦恶意退保行为被查处,押金就“打了水漂”。不法分子还会收取30%-50%的退保金作为手续费。此外,消费者会面临个人信息被非法用于信用卡套现、个人小额贷款风险。

  监管部门和保险公司提示,消费者可直接通过保险公司公布的官方维权热线或服务渠道反映“退保”诉求;也可拨打12378银行保险消费者投诉维权热线向监管部门反映。

  在新闻发布会上,上海警方通报了这起特大“代理退保”职务侵占案的诸多细节。

  2020年8月,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接到辖区一家保险公司报案,称不少客户投诉,有人自称该保险公司业务员劝说全额退保并重新投保。

  在侦查过程中,投保人李女士向上海警方侦查员表示,2020年4月,其购买了该公司电销保险产品,自称是保险公司专属客服的刘某上门答谢,期间刻意对比另一款保险,指出李女士所购保险的不足。

  李女士遂萌生退保念头,刘某当即表示可以代办全额退保,随后李女士成功全额退保,并从刘某处重新购买所谓“更划算保障更全面”的保险。

  然而,在后续的一次理赔过程中,李女士意外得知自己的专属客服竟然变成张某,而且新买的保险理赔额度比之前所买的大幅降低,刘某也无法联系。后经保险公司调查,发现刘某并非该保险公司员工。

  上海警方以此为突破口,经过半年多的深入侦查,一个以徐某为首的非法保险销售团伙浮出水面。

  专案组侦查发现,2018年以来,有着十余年保险从业经历的徐某栋大量招募保险公司离职人员,组成非法销售保单团伙,在全国多地设立“网点”,从事不法活动。

  该团伙勾结某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在职人员李某、刘某等人,获得新入职保险代理人信息和保险投保人信息。

  随后由团伙销售人员冒充保险公司在职业务员,以电话、上门等方式,利用“产品升级”“原保单全额退保”等话术游说、诱骗投保人退保后重新购买新保单,或在投保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其办理“保单贷”用于支付新保单,并将新保单以挂单的形式挂靠在保险公司新入职人员名下,利用保险公司对新入职人员的新人津贴、业绩奖励等额外补贴制度,骗取保险公司发放的额外奖金补贴。

  目前,李某、刘某、徐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依法批准逮捕,另44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初步查明该犯罪团伙侵占企业佣金、奖励津贴6000余万元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
  据业内人士介绍,多年来“代理退保”已形成了一条较为完整的产业链,成为保险业顽疾。

  8月12日,一名”代理退保“中介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他所在的平台,业务员在电商平台接单,再由专门的”金融技术人员“设计个性化的退保方案,有法务人士去和保险公司以及相关机构去接洽对谈,后续还会有客服跟进进度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淘宝、拼多多、闲鱼、微博、抖音等多个平台存在“代理退保”的广告或中介服务,代理“全额退保”事宜,并以此收取手续费,主要涉及传统寿险、健康险等人身保险产品,代理的费用基本是退回保费金额的30%—40%。

  “我们可以帮助全额退保,但要先收1000元左右作为担保费。”退保代理人王海(化名)对时代周报记者称,“我们有内部资源,全额退保成功的几率很大,成功后收取退保额的30%作为服务费。”

  某电商平台上,不少消费者对退保服务商家给出差评,问题主要涉及“退保失败,中介服务商不返还押金“、“退还保额过低”、“中介夸大退保金额 “、“提前索要尾款”等。

  8月6日,广东正和银行业保险业消费者权益中心公布了一起“代理退保”后被骚扰的案例。

  该案例中,投保人王女士二胎怀孕后现金支出压力骤增,专门从事代理退保的李某得知情况后怂恿她授权其代理退保,并承诺可将其投保的长期寿险全额退保。李某要求王女士先支付一笔押金后,便开始和保险公司交涉。

  保险公司辗转联系到王女士后。沟通后,王女士同意按正常途径退保,放弃李某所说的“全额退保”。李某得知后,要求王女士按“委托协议”支付劳务费,并声称要将王女士的个人信息进行公开且将不断派人蹲点骚扰。

  近年,由非法代理全额退保而引发的恶性事件增多,引起保险公司和监管部门的重视。

  7月13日,银保监会发布了《关于银行业保险业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首次将误导或怂恿保险客户非正常退保纳入“扫黑除恶”范围。近年,多地保险业协会发布“代理退保”风险提示。8月初,广东银保监局亦发布了相关风险提示。沈阳加速“一码通城” 推进市民“码”上幸福

Power by DedeCms